至所有诋毁中国足球的人!

我不知道你们是哗众取宠的喷子、还是不明事理的吃瓜群众,或许你们中间也有社会名流,甚至你们根本不知道足球为何物!总之我极度讨厌根本不懂足球的人评价足球。

图片 1

多年来中国足球一直是你们茶余饭后调戏的对象,是某些哗众取宠的明星演出时讨好观众的工具,甚至有一些用心险恶的“伪球迷”屡屡利用女足的成绩来映衬男足国家队的失败,总之为了侮辱中国足球你们可以说是煞费苦心。

体育大生意第1838期,欢迎关注领先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图片 2

体育大生意记者

没错!中国男子足球的确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骄人战绩,也没有女足那样的光辉历史,中国足球发展到今天走了许许多多的弯路,以至于成绩直线下滑。但是这些事情真的就想你们说的那样简单吗?你们的侮辱、你们那些所谓的“高明”建议,真的能够帮助中国足球吗?什么解散男足国家队!什么女足代替男足去踢预选赛!亏你们想的出来!鬼才相信你们这是为了中国足球,国家队真要解散了,全国数以千万的球迷看你呀?你值得一看吗?你口口声声说:男孩子不要踢足球了,男足这项运动只能给我们的国家抹黑,然而你却在国外因吸毒、非法持枪等罪名被抓,请问你这种行为是不是给国家抹黑呢?当今社会此类人渣之多,我无法一一举例。

1999年,中国最著名的一代“铿锵玫瑰”从美国回来后不久,1999年全国女子足球超级联赛打响。当时国家队主力左边锋赵利红效力的广东海印,把主场设置在佛山。赵利红当时在佛山电台录制女超宣传广告时说:“希望大家对女足的关心和支持,不只是昙花一现。”

今天在这里我必须给那些猖狂且无知的喷子科普一下他们应该知道的简单的职业竞技体育知识!也好让他们今后能够理智的看待中国足球的失败,与那些所谓的成功项目。

二十年后,赵利红一语成谶。四年一度的女足世界杯,也许会让球迷短暂关注起女足运动。但过了这个比赛月,一切回复如常。

女足运动从91年第一届女足世界杯至今不到三十年历史,没有几个国家开展,绝对小众竞技项目。除了比赛规则与男足相同以外,和发展了百年高度职业化,贵为世界第一运动的男足毫无可比性。就像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和大人的区别。
即便如此,中国作为第一届女足世界杯的东道主,第一批女足专业化的国家,先发优势也已然丧尽。黄金一代早已一去不复,雅典奥运会上被德国八球屠戮,北京奥运东道主身份完败日本,亚洲仅有五支职业队排名垫底,下滑速度比男足更加惊人。事实上她们
只不过是被媒体利用喷子扭曲心理,成为抨击男足的工具而已。

图片 3

图片 4

超级联赛崎岖之路

其实不要说女足,就是乒乓球、羽毛球、跳水、举重这些国人常挂嘴边炫耀的项目,几乎也都是没有几个国家开展的小众运动,我们以专业打业余不赢才怪!男足差是表象,深层次的问题是中国体育从来没有摸到过职业化体系建设的门径。

凭借彭诗梦的九次扑救,中国女足0比0逼平西班牙,从2019年法国女足世界杯的小组赛阶段出线。尽管这一代“玫瑰”的精神依然可嘉,但老球迷心中可谓五味杂陈。20年前的中国女足在9万名观众前争夺桂冠,20年后却只能凭借“最好成绩的小组第三”勉强晋级世界杯淘汰赛。

让某国球教练来管理足球?实际哪个项目带来的成功经验都不好使,哪怕带出过再多的世界冠军,本质上还是专业体制思维。曾经纵横天下的蒙古铁骑碰上现代机械化部队也是一堆炮灰。所以说中国足球的失败远远不是你等想象的那样单纯。

展开剩余94%

最后奉劝你们一句:如果你不是真正的球迷,就不要肆无忌惮的诋毁中国足球,因为你们即没亲近现场看过他们一场比赛,也没为中国足球出过哪怕是一丝的力,中国足球虽然不好,但是他们不欠你的。

图片 5

彭诗梦奋勇扑救

选材面窄是老生常谈的问题。2016年,中国足协公布,当时中国足协注册的成年女足运动员只有589人。如此零落的人才库中,居然还能挑出23人撑起征战世界大赛的大梁,这已经足见中国女足“底蕴尚在”。

但从争冠劲旅沦落到被西班牙这种昔日“鱼腩”超车,中国女足二十年来的退步程度依然触目惊心。人才库萎缩体现了中国女孩参与足球的程度每况愈下,而恶劣的竞赛环境令女孩对绿茵场望而却步。萧条冷落的联赛,在混乱的行政指挥棒下更加迈向半死不活。女足运动员收入微薄,看不到行业的希望。

中国女足联赛的格局,始于1992年的全国女足联赛。1991年,首届女足世界杯(当时名为女足世锦赛)在中国广东举行,反响出乎意料,球迷热情高涨。赛事试水成功除了令女足世界杯的概念得以奠基,国内足球圈子也看到了女足运动的潜力,全国女足联赛翌年正式打响。

全国女足联赛采用赛会制,各支参赛队伍在不同阶段聚集在同一个赛区比赛。经过四年发展,中国足协开始探索建立采用主客场制的联赛。1997年,女足超级联赛诞生。首届赛事共有广东、上海、北京、河南四队参与,由李宁冠名赞助协办。1998年,赛事扩军至八队,联赛跨度也达到五个月,为一年后走向火爆奠定基础。

1999年的第三届女足超级联赛,虽然因为世界杯关系而压缩在8-10月举行,但由于女足世界杯亚军的骄人表现,球迷踊跃观战。以前文提到的广东海印为例,广东被视为夺冠热门之一,其主场位于佛山。佛山过去从未诞生过征战国内顶级联赛的足球队,只有佛山佛斯弟曾征战于甲B,但从未冲A成功。当时广东海印阵中有赵利红、高红、邱海燕等国家队成员,其主场落户佛山点燃起当地球迷高度热情。据应益荣所著的《足球经济学》一书介绍,1999年女足超级联赛期间,新广场的上座率达到90.82%。书中同时介绍,当赛季女足超级联赛的平均上座人数5985人,为历史上最高。

图片 6

1999铿锵玫瑰

不过受多种因素影响,女足联赛的强盛期并不长久。首先,“铿锵玫瑰”光环逐渐削弱:2000年悉尼奥运会,中国女足小组赛出局;亚洲杯七连冠后,中国女足2001、2003年连续无缘冠军;2003年世界杯因“非典”而取消在中国举办、美国临时接棒成为东道主,这届世界杯女足八强出局。此外,中国足球的整体环境也十分不堪,2002年韩日世界杯国足首次“冲出亚洲”固然是中国足球的巅峰时刻,然而联赛赛场上以“甲B五鼠”为代表的假球黑哨丑闻,损害了整个中国足球生态。

在21世纪初的有关中国足球的负面声音中,中国男足通过从“甲A”改组为“中超”,奠定了如今日进斗金的格局。中国女足却逐渐失去了赞助商的支持,以及很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联赛体系。2005年,女足超级联赛从主客场制“返祖”为赛会制,平均观众人数相应从3000-5000锐减到“忽略不计”。

女足超级联赛丢掉了最后一点商业价值,成为一个“行政任务”,在国家队赛事为重的指导策略下求生存。今年的女足超级联赛就因为中国女足备战世界杯而被压缩赛程。上半年中国女足封闭集训,联赛在世界杯后才打响,联赛周期被砍掉三个月。

女足超级联赛作为国内最高水平的女足联赛,其赛制的频繁变化,令赛事很难积累底蕴,商业价值也无法提升。在这样的联赛环境下,女足运动员的收入水平自然也难以突破。中国足球的负面形象、女足生存状况的艰难,令选择女足路子的姑娘不断减少,最终形成近年来不足千人参与的尴尬。中国女足的国际实力,也在这过程中每况愈下。

图片 7

联赛为球员提供稳定的比赛机会,促使球员在富有竞争力的环境下不断成长。中国女足联赛如此动荡,自然缺乏培养顶尖人才的效果。

西班牙在世界杯中全程占优压迫中国女足,已是震耳欲聋的警钟。西班牙女足在四年前才首次闯进世界杯,不可不谓新势力。而按照今年的世界杯场面来看,西班牙“新势力”把中国“老牌劲旅”抽打得颇为尴尬。西班牙女足联赛早在1988年就建立,不过参赛球队多是非职业球队。2009年,西班牙足协号召国内的职业体育俱乐部成立女子足球队,情况有了转机。经过十年发展,2018-2019赛季女子西甲的16支球队中,已有10支隶属于同一赛季拥有西甲球队的体育俱乐部。西班牙扎实的职业足球底子移植到女子领域,是西班牙女足实力提升的关键。

而真正的变化则源于西班牙职业足球联盟的介入。此前,西班牙女足联赛由西班牙足协主管。2015年,西班牙职业联盟——目前男足西甲、西乙的运营者——以“军师”身份参与到女子西甲的运营中。在西班牙职业联盟的运作下,一批赞助商和电视转播合作伙伴相继加入。目前女子西甲由西班牙能源公司伊维尔德罗拉冠名赞助,而一批女子西甲俱乐部组成的西班牙女子足球俱乐部协会则与西班牙体育版权公司Mediapro,谈成了一笔三年900万欧元、期限直到2022年的转播合同。女足赛事的“银弹”被充实,女足运动员也获得更好的训练条件和参赛条件,加快了西班牙女足的“升级”速度。

图片 8

6万人观战女子西甲

西班牙女子足球职业化最傲人的时刻,当数今年3月19日。马德里竞技与巴塞罗那展开榜首大战。这场比赛不是在马竞女队的惯用主场、3000多座位的埃斯皮诺球场举行,而是在旁边马竞男足的主场、容量67000人的万达大都会球场举行。马竞女队与巴萨女队这一战,吸引了60739名球迷入场观战,创造了女足俱乐部比赛的最高入场人数纪录。

职业化意味着“女足”本身可以成为一份养家的职业,不用为生计发愁、专心钻研球技战术,女足的实力自然有提升空间。女子英超的曼城是一个好例子。曼城女足成立于1988年,与曼城足球俱乐部有一定的依附关系,但运营方面长期自食其力,顶多从俱乐部方面获得一些拨款。然而2012年,曼城女足正式成为曼城足球俱乐部架构的组成部分,俱乐部专人专款管理女足部门。

这意味着曼城女足与曼城男足一样,有了雄厚的中东资本作为“靠山”。根据曼城女足的财报,2017-2018赛季曼城女足的运营成本为321万英镑,全年税后亏损110万英镑。作为比较,同为英格兰传统女足劲旅的阿森纳,2017-2018赛季的运营成本仅为58万英镑。在大力投入支持下,曼城女足2016年首次赢得女子英超冠军,并拿下女子联赛杯。2018-2019赛季,曼城女足成为女子足总杯和女子联赛杯冠军。女子欧冠方面,曼城在2016-2017、2017-2018连续两个赛季闯进半决赛。

曼城整个俱乐部在2017-2018赛季的运营成本为3.9亿英镑,换言之拿出运营大俱乐部百分之一的预算,足以打造一支女足劲旅。这成本相当于俱乐部多“养”一名主力水准的球员(参考数据,2018年托特纳姆热刺全队平均年薪为350万英镑)。2018-2019赛季曼城男足史无前例地包揽所有国内赛事桂冠。可惜曼城女足没把女子英超也拿下来,否则这就是曼城俱乐部包揽英伦本赛季所有正式赛事桂冠——这种“奇迹”足够酋长们觉得投资女足物有所值。

图片 9

2017年,曼城在温布利赢得女子足总杯

确有俱乐部通过女足提升了在足球界的江湖地位,譬如里昂。法国女足世界杯的决赛在里昂体育场举行,而不是传奇色彩浓厚的法兰西大球场或者同样位于首都巴黎的王子公园球场,正是为了向里昂的女足成就致敬。法国国内和欧洲洲际的荣誉纪录几乎都为里昂女足所拥有,包括17次赢得女子法甲、10次赢得女子法国杯,以及6胜女子欧冠。

里昂女足前身为里昂FC女足,成立于1970年,2004年被里昂俱乐部收购。当初加入里昂俱乐部体系时,里昂女足就提出“三步走”计划:打造女足领域的标志性球队;帮助女足运动形象整体提升;改变女足运动的参与程度。慎重的规划不仅令里昂女足成为常胜之师,更令业界看到女足运动商业化同样拥有前景——尽管里昂女足的赞助收入无法与男足匹敌,但根据里昂俱乐部官网显示,里昂女足的签约赞助商数量比男足还要多!

美国人昔日教训

里昂管理女足俱乐部的不少经验值得借鉴,包括建立男女合用的训练中心、将重大赛事安排在主体育场举行以吸引更多观众、青训学院更大比例地招收女子学员……在女子足坛还没全面走进职业化的年代,里昂女足更早地获得投资,实力提升立竿见影。随着里昂女足成为欧洲女子足球俱乐部的标杆,俱乐部从更高的起点积累更多资源,也为女足发展也做出更多贡献。

放眼全球,女足职业化依然处于起步阶段。男足尚且有切尔西、曼城这样的俱乐部通过烧钱成为“新贵”,在没有多少“底蕴”的女足赛场,资本改变格局的力量将更加明显。根基仍然不稳的女足,往往只需要提供一个合适的训练和竞赛环境,就能突飞猛进。

图片 10

2019年,里昂庆祝历史性六夺女子欧冠

问题的关键是“资从何来”。女子西甲、曼城、里昂的经验似乎说明,“借力”男足是当下快速发展女足的最佳方案。因为单独投资一家女足俱乐部,绝非好买卖。

美国女足联赛的发展史说明了这个问题。美国是体育商业最发达的国度,美国女足又是目前世界上最成功的女足国家队,但美国的女足联赛发展非常坎坷。2001年诞生的美国女足大联盟,是首项被单独公认为美国境内水平最高的女足联赛的赛事,可惜因资金链断裂而在2003年倒闭。六年后,才有美国女足职业联赛成立,重新缔造美国的顶级女足联赛体系。可是WPS同样只熬过三年,2012年赛事先宣布2012赛季终止、再公布关门大吉的信息。

两项顶级联赛先后偃旗息鼓,原因无非是联赛和俱乐部收入有限、难以维持。在女足难以获得持久关注度的情况下,联赛、俱乐部收入不稳定,最终资金链断裂。关门大吉是既定结局。

在美国足协的努力下,新的联赛美国国家女足联赛在2013年成立。这项新联赛最大的变化在于迎来美国男足大联盟的投资方。MLS俱乐部波特兰伐木工的老板梅里特·波尔森投资组建了女足俱乐部波特兰荆棘,加入到新创立的NWSL中。一年后,MLS俱乐部休斯顿迪纳摩也如法炮制,组建休斯顿达斯女足。其后奥兰多城、皇家盐湖城等MLS俱乐部,也建立了NWSL球队。

相比于MLS俱乐部先后入局女足,独立运营女足俱乐部则显得相对艰难,尤其是堪萨斯城FC和波士顿开拓者,因为经济压力先后解散。在女足的营收能力薄弱的局面下,女足联赛的前期发展不可避免地是一场亏本生意。单独投资女足俱乐部,需要坚持漫长的日子才看到盈利曙光。要是投资者没有长期操盘的魄力、毅力和实力,注定会失败。

但从男足俱乐部的投资者的角度来看,形势远没有那么严峻。当下投资女足的成本相对于男足来说不值一提,这意味着男足俱乐部投资女足,对俱乐部的运营来说不会增加太大压力。要是能“花小钱办大事”,像曼城那样几百万投入打造出一支冠军之师,这更能全面提升整个俱乐部的品牌价值。

图片 11

男足理论上“不差钱”,女足则获得宝贵的“救命钱”。俱乐部得以生存、联赛球队阵容稳定,联赛自然有了发展机会。NWSL目前依然运作畅顺,MLS俱乐部的支持应记一功。而假如女足能共享男足的训练资源,实力快速提升,整个女足赛场的精彩程度都将改观,门票、赞助、转播、转会等商业化运作也能逐步扩大规模。

中国足协显然也看到男足带动女足、“先富带动后富”这种模式的可行性。2019年1月中国足协提出中超俱乐部的准入资格新规则,要求到2020年中超俱乐部必须拥有一支女足俱乐部才能准入。这意味着中国足球也要走上男足带动女足的路子。

“平等”≠“同工同酬”

女足发展艰难,说到底是“钱”问题。资金汹涌流入男足而无视女足,是资本逐利的本能所致,因为球迷更关注男足而非女足乃显而易见的事实,男足才是庞大的市场。

既然欧美女足圈子的经验都初步证明,借势男足有利于女足发展,女足本应该争取更多来自男足的支持资源才对。但在世界杯期间,一种吊诡的情况出现了。

本届女足世界杯上,美国在小组赛以13:0战胜泰国,创造女足世界杯史上最大比分纪录,其中名将摩根独中五元。这本来是一件大喜事,但赛后美国女足球员在社交网络上发起“同工同酬”的宣言,表示不满于男女子足球运动员收入悬殊。

图片 12

其实早在3月8日国际妇女节,美国女足就做出一种反对姿态,以提起诉讼的方式要求美国足协给予女足和男足国家队一致的待遇。此前美国女足的相关宣言同样不绝于耳。

美国女足的特殊之处在于,其吸金能力确实不弱于甚至胜过男足国家队的同行,其诉求有一定合理性。但整体来说,拿女足的产业盘子跟男足比较,现阶段毫无意义。因为在竞技体育领域里,男子体育始终占据支配性地位。福布斯的“2019年百大运动员收入”榜单中,女子运动员中只有网球的小威廉姆斯入选,足见男运动员们的强势。男足的产业规模,没有任何女子运动项目可以一较高下。职业化水准最高的女子项目同样是网球,小威职业生涯的总收入超过8800万美元,而梅西2019年收入达到1.27亿美元。

体育产业本质上是一项演出产业,观众在哪里,商机就在哪里。要“同工同酬”,女足要先保证赛事的上座率。6月11日,国际足联在官网郑重其事地宣布,2019年法国女足世界杯门票销量突破100万张,似乎足见女足世界杯同样人气高涨。但在联赛领域,英格兰的女足俱乐部卖着几英镑的门票、尝试填满千来二千人的小球场,马竞与巴萨的6万人大战只是特例。

当美国女足国脚愤愤不平收入不如美国男足同行时,不妨也考虑一下,当摩根年收入至少超过100万美元,签下耐克、宝洁、艺电、可口可乐等九家赞助商时,全世界还有很多女足球员在生存线上挣扎——南非女足国脚海外淘金的目的地,居然包括被视为“伪职业化”的中国女足超级联赛。

这些“第三世界”的女足运动员,才是让男女足无法同工同酬的关键。因为这些同样富有潜力的女孩,没有更好的比赛环境展示她们的实力。美国女足联赛的发展史已经说明,现在还没到女足自立门户、自成体系的时候。只有团结更多的力量,促进更多资金进入女足圈子,潜力姑娘们才有发光的舞台。有了发光的舞台,才有女足与男足缩小收入差距的希望。

图片 13

中国女足赢下与南非的关键战

里昂女足的发展故事足以证明,一切皆是循序渐进。里昂女足的常规主场是里昂训练学院的球场,可容纳观众不过一千多人。但因为里昂女足表现出色,在重要的法甲大战或者欧冠赛事中,里昂女足将来到55000人的里昂体育场献艺。

从一开始就到里昂体育场比赛,俱乐部的电费、场地维护费、人工费得大亏特亏;从一开始就同工同酬,没有投资者会选择这个毫无胜算的项目。摩根们所主张的同工同酬,基于平等理念。平等理念自然应该支持,但目前女足需要的平等,是平等的训练条件、比赛条件;是足球产业、体育产业的人士对女足的同等关心,积极调研行业的现状、探索行业的未来;是所有参与女足的人都能获得一致的尊重。

美国女足似乎有叫喊的底气。国际足联公布的14场门票提前售罄的女子世界杯赛事当中,包括了美国女足的三场小组赛。美国女足是女孩子踢球同样漂亮的明证,确实代表了女足发展的希望。但女足发展不只需要世界杯带来的流量。在全年的大部分时刻、全球的大部分地方,足球都吸引众多关注的目光。然而这些目光的焦点绝大部分只落在男足,女足还在努力在球迷眼前留下身影。

赵利红希望国民对中国女足的关注不要“昙花一现”。全世界支持女子足球的球迷,同样不希望女足的高潮只局限在世界杯、奥运会等大赛时刻。但愿当下的职业化潮流,能推动女足运动更快地从“昙花一现”,升级到“繁花似锦”。

相关文章